木葱

我的女神被我藏在一个地方

第一滴为情所困的眼泪
第一篇饱蘸了爱情的文字
第一次不愿醒来的梦里
第一遍吐露出来的姓氏
你在那里
在所有我借此想念你的地方

我觉得她傲慢又孤独
她穿过人海
眉目像是利剑
锋锐
清冽
透着股决绝的美
这种美能劈开红尘

楚婷觉得秋天的白璐有点不一样。
并不是因为盲目相信某种“四季中人的性格会有不同”的玄学言论,但是当秋风到来的时候白璐着实与平日有些微的不同。
……大概是脆弱吧,那个向来处变不惊的神明也有着难以言说的伤痛。
于是楚婷抱着这么一种莫名的情绪敲了敲白璐家的门,今天白璐没有去上班,犹如每一个寒凉的秋日一样,她选择在家办公。
直到门内传出一声轻轻的“请进”,楚婷这才用临时钥匙打开了白璐家的门。
迎面而来的是一室昏暗,外面的雾气与室内的冷色调勾连着,白璐靠在沙发上,整个人透出一股子莫名的厌世情绪。她好像在发呆,听到有人进来,才随手开了身边的台灯。
“就放那吧。”她随意指了指旁边的桌子,楚婷放下笔电和一个用来会议记录的ipad,耳边传来一声轻巧的猫叫,那只名叫油梨的英国短毛猫从她的腿边蹭了蹭,楚婷摸了摸她的后背,又听见白璐恹恹的声音从背后响起“啊,油梨还没吃饭,烦请你给她倒一点猫粮,谢谢。”
在楚婷忙着喂油梨的时候,白璐拿起了ipad,油梨跳到了沙发上,楚婷回头望去,却只看见白璐大半张脸被遮在屏幕后面,幽冷的光芒照的她形如鬼魅。
“没事,油梨或许是不想吃了。辛苦你了楚婷。”
下逐客令的时候,白璐甚至没有看她一眼

她从大运村坐车回了家。
车里没开空调,湿热且闷。咣当咣当响着疾驰而过。她没带耳机,耳朵里便被塞满了这种令人分外抑郁的声音。她抿了抿嘴,看向窗外那一片朦胧的光影。
这条路她无疑是熟悉的,人生的前十六年不自知间都是在这条路上奔波,她熟悉这里甚于熟悉她自己。
但现在,这一切都无形中使她生厌,她厌厌的看着窗外,从驳杂的思绪中慢慢涌出些烦躁,交织成了“千篇一律”四个字。
她摸着车窗,缓慢的,像是刚认识一般的看着那些街边的楼群,房屋中介,烧烤店,驴肉火烧,曾经的学校,一排又一排的住宅楼,那些小格子间里说不定还有她认识的人,她们都是一样的,被拘束在这片空间里,循规蹈矩的虚度了十几年。
现在她厌了。
白天的诸事不顺在夜里演化成了鲜明的痛苦,她撤回了视线,那些灯火很快的被甩在身后。成为了不可见的风景。
她最终低下了头,紧抱着包闭上了眼睛。像是在逃避生活,最终又被生活抛弃的一条丧家野犬。
女孩被心中的迷茫吞噬,在那条回家的路上,她不知道要回到哪里。
哪里又是家呢?

“你怎么看?对于她的那个说辞,你怎么想的?”楚欢终于在抱作业的间隙堵住了林梓宁。手里满满一摞数学卷子晃晃悠悠的,林梓宁伸手把半摞卷子抱了过去。
“没怎么想呀……级部第一当她的课代表不是很正常吗。”
林梓宁盯着卷子上的字,摇摇头。
“正常什么?!她摆明了就是要借这次你失误的把柄打压你,我说这个白璐她凭什么呀,算了梓宁,这种老师的课代表,我们不当也罢。”楚欢向来受不了她的

练笔

少年
火车
南方的田野与马尔克斯

我在火车上看见了那个孩子
现在这个年代,大概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坐绿皮火车了,比起那些穿梭于南北的高铁,这种火车便显得尤为慢了起来。现在在车上的这些人,大多也都是背井离乡的苦命人罢了。
于是我从笔电前抬起头,目光穿过走动的人群与泡面散出的雾气,盯住了斜前方那个清瘦的背影……
那是个男人
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男人

由于工作的原因,我天生对周围的人和事非常敏感,

一个女人的名字使我难以隐藏
一个女人的名字使我浑身疼痛

我喜欢的那种文风
写好了就是当代鲁迅
写不好就是深闺怨妇
不过那个比喻……

北京,共和国的la la land

简直是提神醒脑的精彩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没存上

就把lof当成树洞吧
所谓网络上的独身主义乌托邦
其实更像是浮空岛一样的存在吧(xd)
总之加油呀wmx